韩剑:高起点谋划:清晰确定战略目标

作者:2019/08/28 10:36

    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是党中央在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自2013年设立上海自贸试验区至今,我国已先后批准设立12个自贸试验区,形成了 “1+3+7+1”试点格局。今年G20大阪峰会上,习总书记宣布新设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增设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开启了我国新一轮自贸区建设。昨日,江苏获批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涵盖南京、苏州、连云港三个片区。江苏自贸区建设虽不具备先发优势,但站在更高起点,面临新形势、新问题,如何以更大力度推动江苏自贸区改革开放创新,加强改革系统集成,培育开放新优势、新动能,把自贸区建设成为引领全省高质量发展,服务于国家重大战略的新高地,是当前江苏自贸区建设需要考虑的重大课题。


 

      截至目前,我国自贸区总数已达到18个,形成点线面相结合、全国遍地开花的开放新局面。自贸区是制度创新的高地,不是简单的自贸区政策平移,更不是搞低层次的重复建设。自贸区发展要有内涵和目标定位,要结合各自资源禀赋和产业优势,突出本区域特色,尤其是将服务国家重大战略作为本区域自贸区发展的重要方向。毋庸置疑,新一轮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设立是在新的发展背景下,根据经济全球化新趋势和中国对外开放新要求而做出的重大战略安排和选择。其中,既有国家战略中的共性问题,也有各自的区域特色和侧重点。综合来看,江苏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的战略目标应包含以下几个主要方面:


 

      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江苏是全国制造业大省,实体经济占经济总量的八成以上,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时强调“一定要把制造业搞好”。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重要讲话精神和十九大报告的基本要求,是江苏新时期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江苏自贸区将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作为发展定位,既是承担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开放战略任务,又符合地方优势和自身发展需要。自贸区为实体经济服务,目前有四个自贸区提出类似目标,包括天津、湖北、辽宁和上海自贸区新片区,但江苏实体经济发展显著不同于上述地区,目标是通过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提升产业自主创新能力,推进自主可控先进制造业体系和先进制造业集群建设。自贸区的特殊监管和保税政策,将企业的功能从生产拓展到研发、检测、维修、售后服务,直至变成实体型的综合型总部,有利于发挥全产业链优势,引导企业进行价值链转型升级。江苏2018年提出要重点培育13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其中大多数都是自贸区应当聚焦发展的“硬核”产业。作为全国制造业大省,江苏制造业集群化发展具备一定基础,下一步依托自贸区特殊经济功能区的政策优势,强化产业协作和内引外联,重点打造以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为代表的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


 

      培育高质量发展的创新引擎。自贸试验区和自主创新示范区“双自联动”发展,有利于促进优惠政策深度叠加、创新功能有机融合,提高吸纳和配置全球创新资源的能力。从自贸区角度,改革创新经验在自主创新示范区里复制推广,自贸区资源优势支持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从自主创新示范区角度,科技成果为自贸区提供试验,有助于弥补自贸区因投资、金融和贸易领域的制度创新而忽略的科技创新这一局限。“双自联动”就是把自创区和自贸区对接起来,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促进科技、金融、贸易、产业的多维度融合,推动人才、资本、技术、知识的多要素联动,加强产学研、内外资、政社企的多主体协同。南京和苏州要利用自贸区吸引全球技术和人才等高端生产要素,深化科技创新体制改革,激活创新要素,打造创新策源地。加强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与自贸区之间的联系和互动,建设全球独一无二的长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集群,充分发挥其集群示范与带动效应,推动长三角区域产业协同创新。自贸区试验区的创新驱动要突出开放引领,把自贸区打造成开放创新的重要平台,积极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对外参与全球创新竞争,进一步提升我省有效利用和整合全球创新资源的能力。


 

      辐射带动区域协调发展。自贸区的设立是推动我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战略需要,是落实区域协同发展战略的创新举措。江苏三个自贸片区通过有效分工、相互协调、集成创新,各自发挥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和带动作用,对构建沿海、沿江、内陆开放联动发展的新格局具有积极意义。南京建设自贸区,要进一步提升南京省会城市首位度,在支撑、带动和辐射全省高质量开放中发挥好省会城市的应有功能和作用,同时依托自贸区辐射扬子江城市群建设,以自贸区为支点助推苏皖合作示范区建设。苏州在长三角一体化加速推进的当下,要以自贸区为契机主动对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建设,在与上海自贸试验区以及周边长三角地区的互动中导入创新发展资源要素,集聚、整合和吸引全球高端生产要素和创新资源,与上海协同打造世界级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和国际开放新门户。连云港作为江苏沿海大开放的龙头和苏北振兴的重要增长极,要利用其港口和开放优势,与徐州的产业物流优势形成叠加效应,发挥自贸区在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东方起点的先行先导作用,协同推进淮海经济圈开放和一体化建设。


 

      推动长三角一体化高度融合。作为国家战略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在这样的背景下建设江苏自贸区具有非凡意义和深远影响。自贸区的重要特征是要素在区内自由流动,长三角自贸区联动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是构建区域间人才、物资和文化自由便利交流的机制,以基础设施硬联通和体制机制软联通,有效支撑各自贸区人流、物流和信息流,尤其各类高端创新要素流通,增强经济互动。除了货物流动提供更大便利性之外,实现人才共认共用共育,共同促进长三角自贸区高级人才的有效流动和优化配置。建立自贸区科技产业联盟促进科技资源开放共享,整合现有大型科学仪器设备资源和分析测试资源信息,运用信息网络和通信技术在共用信息网上发布与连接畅通。探索长三角在自由贸易账户、跨境投融资汇兑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利率市场化、外汇管理改革等领域实现政策协同与资源共享。


 

      打造“一带一路”交汇强支点。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江苏重要讲话中指出,江苏处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上,要主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当前江苏自贸区三大片区都必须处理好“顶层设计”与“摸着石头过河”的关系,积极主动实现自贸区与“一带一路”的完美耦合,找准自己在国际、国内、长三角地区和江苏本地四个层次的定位和发展机会。其中,连云港片区更是承担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大使命和责任,凭借“一带一路”桥头堡的地缘优势,加速和提升“一带一路”自由贸易中的货物运输、物流中转、客运集散效率,放大国家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的东西双向开放功能,建成服务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东中西产业合作示范基地。自贸区在投资自由化、贸易便利化、金融国际化、行政管理简化等方面试验推行制度创新,着力发展离岸经济,强化实施差别化探索,形成适应转口贸易、离岸贸易、服务贸易发展的制度安排,为“一带一路”制度建设创造条件和积聚经验。以自贸区为平台增进“一带一路”国际经贸合作,连线日、韩等亚太国家外商通过自贸区开展投资贸易,借助自贸区的聚集效应推进建设有影响的区域发展中心、重点产业中心、综合枢纽中心,加强对长三角“一带一路”产业发展和布局的金融、贸易、科技、商务服务,努力成为“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的“强支点”。


 

转自《新华日报》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中心电话:83595262(兼FAX)、83686024
访问量: 1000人    备案号:苏ICP备10085945-1号    南信备553号